我叫龙,是一只雄性牧羊犬,如果说我是狗杂种,我一点也不生气,因为
  我的父亲是一只英国进口的牧羊犬,而母亲是一只日本进口的牧羊犬。所以我的
  外国狗语很好,要是人,早就是翻译家了,在我三个月的时候,我被买到一个大
  都市的一座非常气派的豪宅,而且卖的很贵,听说有60多万,为什么这么贵,因
  为我有特点,我有……真不好意思说……咳咳……我有四个……睾丸!不好意思,
  听说这种狗叫‘种狗’,而且是特级的。这家只有一位独身女主人,她叫宗袒泱,
  很年轻、很漂亮,只有28—29岁的样子,是唱歌的,有些钱,但是这房子她可买
  不起,其实她是个‘二奶’,包她的是一个什么部的书记,权力大大的,这不,
  刚过了70大寿,他叫汪译眠,大概是个大贪官,不过他贪不贪关我狗事,只要那
  个天天在女主人对我好就可以,吃好,玩好,比什么都重要,是吧。
  从一开始,宗姐姐就很喜欢我,所以,我每天和宗姐姐睡在一起,开始的时
  候,抱着我,后来大一些就睡在旁边,我知道宗姐姐真的很爱我,经常亲我,还
  经常揉搓我的那个奇怪的、天天长长、长粗的肉棍,虽然有些痒,但我是个乖孩
  子,听姐姐的话,姐姐想怎么样就怎样,姐姐说这个东西叫‘鸡巴’,但我是狗
  啊,是不是应该叫‘狗巴’,姐姐大概没什么文化,但我知道宗姐姐很爱我(真
  唠叨,又在重复),因为,有一次姐姐竟然吞到嘴里吸润,我也很听话的一动不
  动,因为那里真的很舒服,姐姐说现在他还很软,挺起不来,长大了,就把他放
  在更美妙的地方,我很期待那里。但我也有讨厌的事,那就是,只要汪伯伯来,
  我就去睡狗窝,唉,没办法,谁让我是狗呢。
  经常看到汪伯伯很晚才来这里住,也不知做什么,他一来和宗姐姐一起睡了,
  我就很讨厌他,很想咬他,不是因为把我赶下来的原故,是因为,只要他一来,
  宗姐姐就会叫好半天,我很好奇。有一天晚上,在狗窝实在是睡不着,就爬出来,
  又听到姐姐在叫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我就轻轻的上楼,还好,门没有关紧,透
  过门缝,我看到……咳咳……宗姐姐的下身和汪伯伯下身粘在一起,时而还有东
  西从里面出来,原来宗姐姐下面也有毛啊,真奇怪,怎么和我的那个经常被宗姐
  姐揉搓的,称为「鸡巴」东西差不多,虽然我还小,但那个东西姐姐说象一个大
  黄瓜(黄瓜是什么?),说汪伯伯的是‘钢笔帽’(钢笔帽又是什么东西?),
  虽然不知道,但现在起码明白了,黄瓜比钢笔帽大十几倍。不过宗姐姐叫得很大
  声,好像不是怎么舒服,喊着一些什么「好棒!大力些,要死了,舒服死了!」
  就是这一类莫名其妙的话,汪伯伯一边挺动,手指揉搓着宗姐姐的奶头,喘
  息着说:「侬,舒服吗?」宗姐姐浪叫着说:「舒服,舒服的我想唱歌。」汪伯
  伯说:「侬说说,阿拉听听。」宗姐姐浪叫着唱道:「好妹子好,好妹子好,好
  妹子天生就不怕好,好妹子天生怕不好……好妹子好,好妹子好……抓一根鸡巴
  ——好好好!」一边唱,宗姐姐一边挺动,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真是的……用力
  ……
  啊啊……死了……插死我这个婊子……我这个骚货……我是小骚货!……下
  面是小骚穴……没有哥哥的鸡巴……妹妹会死的……」汪伯伯也哼哼唧唧的叫着,
  过一会儿,宗姐姐就爬到汪伯伯裤裆下,开始吃汪伯伯的鸡巴,宗姐姐一会儿吞
  吐,一会儿用舌头击打汪伯伯的‘钢笔头’要不就锁叻几下,可是宗姐姐的样子
  真好笑,就像是在吸润一根筷子似的,有一会儿,汪伯伯哆嗦几下,‘啊啊’的
  叫了几次,就有些白色东西喷到姐姐的脸上,宗姐姐竟然全部吞吃了。把我的狗
  眼都看傻了,我想:我的尿很难闻,难道汪伯伯的尿就好吃吗?而且,汪伯伯的
  尿很浓,大概是稀饭吃多了,我不知道……
  俗话说的好‘少年不知愁滋味’,真是这样的,我小时候就知道玩,天天就
  在大花园里,撒欢,有吃有喝有玩就可以了,女主人来了,就和她摇尾巴,舔舔
  手,丢出个骨头,我去捡回来。而且我最爱玩足球,简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,只
  要是有足球比赛,我就会看的,什么贝克汉姆、罗纳尔多的,我都喜欢,我甚至
  想,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,长大要为中国男子足球做些什么,尽一分微薄之力,
  得个世界杯什么的,两岁后,我才非常沮丧地发现,俺自己只能用四条腿带球时,
  所以我放弃了,也所以中国男足现在还这么弱智,嗯……也许我可以当教练……
  翻译有吗?(玩笑:)
  人们说:体育和性爱是没有国界的,我相信,我知道我也要像汪伯伯那样了。
  因为我长大了,身体很壮,很帅,很酷,再加上我那可爱死的的4 个睾丸,
  所以我的性欲有些早熟,也开始需要母狗了。女主人给我的自由很多,我可以像
  一只没人要的野狗似的,在这个贵族小区里跑,所以泡妞很容易,而且我发现中
  国的小母狗们特别崇洋媚外,你说你是台北的,她们追你,你说是东北的,她们
  咬你。
  当然我实话实说,我说我是英国的,有绿卡,她们竟然……竟然二话不说…
  …翘起屁股对着我,等我好,如果是一个,那就不怎么就不奇怪,但是,有
  二十七只漂亮的小母狗在马路边排成一排呢?那是不是很壮观?呵呵!我也觉得
  是这样。
  但是我的第一次是被诱奸的,呜呜!那时候我还小,我出去和一些小母狗调
  情,半路一只母沙皮狗拦住我,抬起后腿露出晶莹剔透的阴道说:「hi!baby,
  want you make love?"my god !这么淫荡的狗一定是美国的,啊,我的下体为
  什么在充血,挺起,但我讨厌沙皮狗,她太丑了,这时的我,我尽量控制住自己
  的欲望说:「miss,are you American?」杀皮狗又说:「yes ,my name lucy.
  」我想尽快摆脱她,就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:「ok !goodbye lucy并不慌忙的说
  :「want you stimulate and satisfy?(刺激和满足)」我有些好奇的说:「
  yes !」lucy笑着说:「I instruct(教)you !come on baby!」我跟着她到
  了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,lucy翘起屁股说:「you penis insert my cunt!come
  on!(用你的阴茎插我的阴道,快!)」我不能否定当时我很有性欲的需要,所
  以,我好她了,我粗大的阴茎插入了lucy的阴道,我学着汪伯伯的样子抽插,lucy
  兴奋的叫着:「o ……my gad……vrey good ……come on ,baby……come on ,
  yes ……baby……o ……o ……shit……o ……Love!!」就这样,她教我一些
  如何让母狗兴奋的技巧等等,当然同时她也得到了满足,为了多学些知识,后来
  我又忍耐着和她干了几次,就没有再联系了,因为我身边的母狗太多了……哦!
  我的童贞没有了!
  狗这一辈子(2 )
  本文转自网络(二)
  只要我出去,总会有些发浪的小母狗。今天也不例外,一只漂亮的‘小京八
  ’在那里抬起腿,小穴里散发出一阵阵春天的气息,还不时的抛着媚眼说:「龙
  哥哥,狗(不是人)家的那里好空啊,好痒啊,来嘛!」我说:「你这么小,那
  里也很小,我这么大,进不去吧?」小京八不依不饶的说:「不行,我就要你好
  我!」真是贱货,不好都不可以,我说:「就在这儿!」京八一惊,但我已经使
  劲的把大号鸡巴插进去了,好窄小啊,我插,我戳,我抽,你也知道的,我们狗
  干事没有这么多花样,只有这些,可能是我的速度太快了,京八已经大叫起来:
  「啊!死了,痛死了,不要了,龙哥哥求你了,啊!」我还是干着,因为宗姐姐
  被汪伯伯好时,宗姐姐越喊停,汪伯伯越有力。每一次,都直插到底,小京八号
  叫着:「龙哥哥,不要了,死了,我要死了,真的停下!」我更加亢奋力,当我
  射出白色液体时,京八已经不反抗了,只是无力的呻吟,身下都是雪,我满意的
  走了,听说几天后,小京八就死了,好像后面的两个小洞,变为一个大洞,真是
  不自量力,活该,但还是吓得我一个月没出来,因为,那家主人发誓让我去陪葬。
  在家做什么呢?我正想着,宗姐姐叫我上楼,我跑上去,看到姐姐和我一样,
  没穿衣服,我扑到她怀里,舔着她的脸,宗姐姐关上门说:「唉,以后我怎么好
  啊,这么大,还没结婚,我的朋友孩子都好大了,而我连男朋友还没有。」我疑
  问的‘嗯’了一声,宗姐姐又说:「你是说他啊,人家只是玩玩,再说他早就不
  行了,还没进去就蔫了,每次叫都是逢场作戏罢了。」宗姐姐这时握住我的鸡巴,
  羡慕的说:「龙弟弟,你看你的鸡巴这么大了,快有七寸了,真叫人爱,来吧,
  我也不要脸了。」说着竟然带上一个狗面具和狗项圈,翘起屁股说:「如果你明
  白,你就来……来好我。」说着还‘汪汪’叫,我明白了,潜意识的性欲告诉我,
  我要好她,我走过去,先用鼻子闻一下,宗姐姐阴部散发这的性感骚味,然后,
  轻轻吐出舌头,舔起来,每一下,舌头都会深浅不同的进入阴道,被这种独特的
  享受所刺激,宗姐姐情不自禁的叫起来:「哎呀,美死了,好棒,死鬼弟弟,从
  哪里学的!要了姐姐的命了!但是死我也愿意!好奇妙!快,用你的鸡巴好姐姐,
  好死我!」爱液随着我的舌头的摆动流下来。
  我猛地站立起来,大鸡巴顺利的进去。好美妙,头一次有这种感觉,好幸福
  的感觉,我插!宗姐姐这回真正的浪叫起来,「啊……死了……美死了……啊啊
  ……升天了,死也愿意……好弟弟,好快啊,姐姐爱死你了……」狗的腰部挺动
  速度是人的三倍,当然,美妙了。我趴在宗姐姐的背上,好兴奋,好幸福,宗姐
  姐是我的了。让我更加的加快速度,宗姐姐美得唱起来:「越来越快,来来来,
  越来越快,来来来……!」宗姐姐叫着:「爱死我了,有你我还要什么,好老公,
  好丈夫……!」我更加兴奋,用了一个半小时还没有射精的意思,宗姐姐起来说
  :「好老公,让婊子我给你吸出来吧。」说着就用嘴吸润起来,我像个上帝似的
  躺在那里享受着,滑腻腻舌头一丝不苟地动着,我的春袋被宗姐姐的牙齿轻轻的
  磨着,我终于忍耐不住,呻吟着射精了,射在宗姐姐的嘴里和脸上,她吃了一部
  分,涂抹了一部分,她说这个很补的,我知道我的心里现在只有宗姐姐……
  这一个月,我天天和宗姐姐玩,甚至我还知道了鸡巴还可以插屁眼,我就插
  了宗姐姐的屁眼,而且每次的射的精液宗姐姐都会吃掉,也有时宗姐姐她会让我
  射在她的阴道里,我想,她会给我生一窝狗崽子的。但是,伤心的一天到了,汪
  伯伯来了,今天他很兴奋,很长时间都很挺着,看到自己的母狗被别人好,我生
  气极了,但我看到宗姐姐对着我伤心的目光,好像说在说不要。我走了,从厨房
  里,我喝了半瓶子‘干红’酒。
  夜深了,我摇晃着,走着,前面竟然有条狗,我跑过去,是一条牧羊犬,还
  是漂亮的美眉,我好,她那高贵的气质,美丽的外表,我的醉意使我冲动和兴奋,
  我跑过去,有意的撞她一下,她竟然灵巧的闪开了,嘴里说着:「丝米马塞——
  (日语,对不起)!」我一愣,老乡?说:「哦,哈吉灭马戏得(dei )(日语
  ——初次见面)!」她听到日语很兴奋的问:「你轰今,得(dei )四嘎?(日
  本的吗?)」我点头说:「嗨。」
  我和她一边走,一边聊了起来,她羞涩的和我打招呼:「抠尼汽哇(你好)!
  瓦大西瓦,久嗯舞过,得四!(我叫纯子)」我也笑着说:「瓦大西瓦,流,
  得四!(我叫龙)」……她说,她刚刚被卖到这里,人生地不熟,而且自己不怎
  么会中国狗语,所以没有朋友,很孤独,我答应她,教她中国狗语。因为狗与狗
  很真诚,再由于我喝了酒,很兴奋,就突然单刀直入的说:「阿纳达瓦,哈-就
  无息,马寺嘎?(你发情了吗?)」纯子一惊,脸红了,但马上恢复平静,而且
  不情愿的说:「嗨!……嗖得四。(是……是这样的)」我又趁着酒意说:「瓦
  大西瓦,赛一口无吸——大以得四。(我想性交)」纯子沉思了半天说:「嗨!
  (是。可以)」我终于知道最温顺的母狗是日本的。纯子翘起屁股客气的说
  :「嗨,都乌做(请)」我猛地扑上去,鸡巴插入,随即快速的挺动,纯子必尽
  是在发情期,很快就进入状态吠着:「得四得四(是是)……西拉西拉大(死了
  死了)
  ……尤西(好的)……」插着插着我想起插屁眼的快感,随即插入纯子的屁
  眼!
  纯子叫道:「流(龙)……啊啊啊……以大以(痛)……」看纯子很痛苦,
  我就又继续插起纯子的阴道,最后,我把精液射在纯子的阴道里……我和她一口
  气做了三次,还有两次射在屁眼和嘴里,纯子只是默默的呻吟着……承受着……
  当我再看到纯子时,她的身上、嘴角、阴道、屁眼,到处是我的精液在淌,
  虽然现在很淫荡和龌龊,但这时候令我非常兴奋,现在,纯子的眼睛里完全是被
  我征服后,对我的的爱意,和对刚刚情欲的满足之情。纯子淡淡的说:「四勾以
  (了不起,太惊人了!)」我刚刚刚想说话,我听到宗姐姐在叫我,我心里只有
  宗姐姐,刚刚只是性欲的发泄,我说:「赛有那拉!久嗯舞过!(再见,纯子)」
  纯子不情愿的点点头说:「赛有那拉!(再见)」
  狗这一辈子(3 )
  本文转自网络三)
  我回家时,汪伯伯已经走了,宗姐姐看到我回来,不顾一切的抱住我,在温
  暖的怀抱里,我感到幸福的降临,舔着宗姐姐的脸,宗姐姐把我放到床上,猛地
  握住我的鸡巴说:「好丈夫,好弟弟,姐姐难受死了,那个老家伙,虽然今天还
  可以,没想到我刚来劲就……唔錯!」,说着就吸润了起来,我呻吟着,但由于
  刚刚做了三次,鸡巴很难再快速的起来,宗姐姐吸了半天,还是软哒哒的,没想
  到宗姐姐愤怒的叫起来:「龙弟弟,你在外面干什么了,你不爱姐姐了吗?」我
  委屈的叫着,宗姐姐还是在生气:「混蛋,怎么可以这样,你是我的,不许和其
  他母狗干事,混蛋,真扫兴,滚,滚回去。」
  我回到一楼的卧室,那是我的狗窝,很豪华吧!我伤心的躺着,难以入睡,
  宗姐姐怎么了,她从来不和我发脾气的,也许是我不乖。我刚刚要睡,一个影子
  走进来,握住我的阴茎揉搓起来,恢复了半天,很快就挺了,影子骑着把阴茎插
  入阴道,‘阿’的一声!原来是宗姐姐,宗姐姐摇晃着身体,失魂落魄般享受着
  阴茎触及阴道的快感,我也尽力协助,宗姐姐又叫起来:「龙弟弟,刚刚是姐姐
  不对,不应该骂你,对不起,因为姐姐好爱你,答应姐姐只爱姐姐一个‘母狗’,
  好吗?」我低声呻吟着,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真是的……用力……啊啊……死了
  ……插死我这个婊子……我这个骚货……」
  用正统的狗交式,我插着宗姐姐的屁眼,宗姐姐的屁眼很干涩,时而还会有
  些大便被带出来,正好是我的夜宵了,真是狗该不了吃X ,宗姐姐已经美的昏过
  去,而且射了好几次阴精了,我一定要宗姐姐好好的享受,报答她。最后,我把
  精液射在宗姐姐阴道的最深处……
  又这样,宗姐姐又开始每天和我从早到晚,常相私守,一天要做十几次,我
  很快乐,但是每次出去玩,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,每次都会看到纯子,她用那温
  柔的眼光看着我,让我难以抗拒,但每次我只是和她很冷冷打个招呼,因为,我
  心里只有宗姐姐一个,我是不是有些不自量,但那时候我甚至忘记我是只狗……
  汪伯伯来了,好着身体下的宗姐姐,宗姐姐虚情假意的叫着:「哥哥,饶命
  啊,妹妹要死了,被你的鸡巴草死了!」汪伯伯喘息着说:「阿拉就是要好死你!
  好死你!好好好!婊子!」宗姐姐恶心的说:「我就是婊子,让哥哥好的婊
  子。」
  汪伯伯大概吃了伟哥,很有力,宗姐姐的淫液都流了下来,我好同情宗姐姐,
  看到自己的母狗被人好的场面,我再也克制不住了,猛地过去,一下子把鸡巴插
  入汪伯伯的屁眼,因为,汪伯伯岁数大,屁眼很松弛,鸡巴进出竟然很畅快,汪
  伯伯吓得一下子就射了精,我也不管了,我插死你,不可思议的是,汪伯伯突然
  尖着嗓子、幸福的呻吟起来:「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狗哥哥大力些……受不了了
  …
  …」我和宗姐姐被这场面惊呆了,原来平时衣冠楚楚、浩然正气、指点江山
  的大官——汪伯伯,竟然是一个‘双性变态恋、性虐待、性受虐综合狂’……从
  此,汪伯伯再来这里,就不再找宗姐姐了。而是……找我,要我插他屁眼。闭上
  眼睛想象,一个浓妆艳抹、花枝招展的干瘪的老男人,穿着性感的女式内衣站在
  你面前,然后妖媚的对你笑,叫你「X 哥哥(X 是你的名字)」是什么感觉,对,
  和我一样,但为了宗姐姐,我插……啊!好恶心,不要给我口交!不!救命!!
  汪汪汪汪!哦!
  日子很快,两个月后,没想到这个汪伯伯屁眼得了痔疮,然后转为直肠癌,
  做手术时,心脏病突发,死了!我解放了!我想我会和宗姐姐幸福的生活,但是
  更加没有想到,宗姐姐竟然又和新上任的古金寺搞上了。而且,古金寺送给了宗
  姐姐一匹矮种马,矮种马的那只大鸡巴竟然是我的一倍,没有几天,我就被搬到
  花园住,我的房子养马了,宗姐姐不爱我了吗?看着矮种马跑来跑去,我炫耀的
  叫住他,张开着裤裆说:「小子,看,我有四个睾丸!」矮种马惊奇的说:「你
  是畸形?」我高傲的说:「是啊!可怕吧!」矮种马惋惜的说:「真可惜,我以
  为会有动物会超过我的六个睾丸的记录,没想到我还是‘独孤求败’!真沮丧!」
  六个?1 ……2 ……3 ……4 ……6 ,真的,唔錯,「汪汪」我才真沮丧!
  失败了。宗姐姐,当我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她时,她竟然不屑一顾的给我一块
  骨头,我哭了,很伤心哦,我终于知道了我就是一条狗而已。
  晚上,我走到别墅里面,那熟悉的浪叫、熟悉的词语和那该死的杂种马的喘
  息声不绝于耳,那个荡妇浪叫着:「小马哥,我爱你,爱死我了,哎哟……有你
  我还要什么……好老公……好丈夫……!啊……好舒服……真是的……小马哥用
  力好啊……啊啊……死了……插死我这个婊子……我这个骚货……啊……死了…
  …美死了……啊啊……升天了,死也愿意……好哥哥,好快啊,妹妹爱死你
  了…
  …小马哥……今天的是个好日子,每天都会被好晕……」宗姐姐真无耻,小
  马哥?
  他是周润发啊?我知道了,宗姐姐一直是个婊子,而我只是个泄欲工具,只
  是一只长着大鸡巴的狗而已。人永远是人,而狗永远是狗。
  我要离开宗姐姐,我走了,永远永远不再回来。
  孤独的我,走在无人的路上,风吹过,有些冷,「龙!别走!」有狗叫我,
  我回头,竟然是纯子,我惊奇的说:「纯子,你怎么来了,你会说中国狗语?」
  纯子羞涩的说:「那为你学的。」我的心一热,我说:「我要走了。」纯子
  问:「去哪?」我说:「不知道。」纯子坚定的说:「我和你走。」我疑问的说
  :「为什么?」纯子说:「因为我喜欢你,还有……」我问:「什么?」纯子害
  羞的说:「我怀孕了,孩子……是你的……因为……我的第一次是你的……而且
  我…
  …只有过……一次!」我有些激动的说:「你是说我要当爸爸了?」纯子红
  着脸点点头说:「嗨!」我关切的问:「几个月了?」纯子说:「快三个月了。」
  我说:「那我们走吧。欧库桑(夫人)!」看着我们消失在深深的夜幕!
  后续纯子一次生了十个孩子八男两女,我叫他们:布石、普精、金大仲、晓
  泉、克鲁斯、乔丹、五兹、罗那多、安吉丽娜、黛安娜!
  最争气的要数布石、普精、金大仲、晓泉,黛安娜,他们几个了,其中有,
  布石成为美国狗帮老大,普精是俄罗斯的老大,金大仲是南*棒的,晓泉是我老家
  日本的老大,黛安娜嫁给英国的狗帮老大,当了王妃。还有几个不太争气,只是
  当了狗界的新闻风云明星,只是比别的狗多赚些狗粮而已,安吉丽娜、克鲁斯、
  当了演员,乔丹、五兹、罗那多、当了体育明星,而我坐镇中国。
  虽然,我后来又有了身边有了很多漂亮的母狗,但纯子总是包容我,她说,
  你就像个爱玩的孩子,但孩子累了,就会回家的。是的,每次我总还会回家的。
  我的阴茎用力插着纯子的骚穴,纯子浪叫着:「得四得四(是是)……四勾
  以(真棒)喔喔……尤西(好的)……」我喘息着说:「纯子,我们是天生一对!」
  纯子呻吟着说:「哦哦……为什么?」我叫着说:「你看,那时候每次我出
  门,就会遇到你,难道不是天生一对吗?」纯子说:「亲爱的,那是因为我每天
  都在你家门口等你,甚至不再回家……」我难过的说:「纯子,我爱你!我要好
  你!」
  纯子浪叫说:「好的,好死我吧!我好舒服!」……
  我是幸运的狗,但我很难过,因为,有很多狗的命运只是被养大,然后,被
  吃掉,人们说「狼心狗肺」,但其实人是最残忍的、最无耻的